朗豪 Form

时间:2020-07-16 作者:

 

2004年,座落于旺角的朗豪坊商场启业,迅即成为旺角新一代蒲点兼地标。

dcf-travel-img-33389


十二年后,笔者才首次踏足朗豪坊。但不是去逛商场,而是带着相机到 Nikon 客户服务部检查维修。之后两年,即本年八月,才真正踏足商场,但仍不是shopping,而是因工作需要到访其中几间商舖。再之后两星期,才得以认真地在商场里闲逛,但仍不是 shopping 消费,而是拍摄。没兴趣购物消费,却有兴趣拍摄,是因为要尝试以影像记录那种朗豪 Form。
外观上的朗豪 Form:人多、杂乱,楼层高,地方窄,扶手电梯特别长。讲完。

dcf-travel-img-33390

dcf-travel-img-33394

dcf-travel-img-33391

dcf-travel-img-33392

dcf-travel-img-33393


人多杂乱本来就是香港商场的共性,只有少数的高档商场是例外。而设有长长扶手电梯的设计,亦常见于不同的多层式的商场。长电梯一方面可以让访客快捷地上落多个楼层,另一方面,阴谋论,只要配合刻意地将各楼层的短梯设于不相同的位置,便能令访客焗住在商场内各楼层间打转,途经更多的商舖。朗豪坊商场连地库楼高多达15层,电梯特别长更见必须。当然,除了长度出众之外,其扶手电梯亦因倒行逆施事件而闻名。

dcf-travel-img-33395

dcf-travel-img-33396

dcf-travel-img-33397

dcf-travel-img-33398

dcf-travel-img-33399

 
相比其他大型商场,朗豪坊的高层商场面积不算大,甚至可以用狭小来形容,加上採用光线集中的灯光照明,配上颜色不浅的地板,整体调子略为深沉。走廊迂迴,高低上落,现代风格的建筑,大量使用玻璃和不锈钢建材,既反射又穿透,视线所及,尽是夹杂了前后上下不同楼层店舖的灯光人影,纷纷扰扰的有着停不下来的节奏。

dcf-travel-img-33400

dcf-travel-img-33401

dcf-travel-img-33402

dcf-travel-img-33403

dcf-travel-img-33404


这格局,个人认为谈不上舒适,感觉有点像科幻电影描写的未来世界,── 那些因过度发展而失却大自然和谐的未来世界。若然外面下着雨,那景象大概就像经典科幻电影《2020》 (Blade Runner 2020)。事实上,即使拍摄当时没有下雨,也令笔者想起《2020》。

dcf-travel-img-33414
网上图片


《2020》是上世纪80年代初上画的一齣科幻电影,以複製人借题发挥,探讨、思考连串关于人的问题。电影获得很高的评价,甚至有不少影评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佳科幻电影之一。记忆中该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画面都是低调深沉,天空不是灰朦朦便是下着雨,街道总是湿漉漉的,周围乌烟瘴气。故事地点是洛杉矶,但场景中却经常出现中文字,更有广东话对白,也有不少日本元素 。全片负面气氛描述运用极至,教人透不过气来。眼前的朗豪坊当然不至于此,因为,至少还有一年多才到2020年嘛!

dcf-travel-img-33405


科幻小说很多时都对太空科技发展有着过份浪漫的想像。三十多年前的电影,预言2020年人类已有星际殖民的能力,懂得製造複製人作为奴隶。殊不知科技却是朝冒实贴地的方向发展,到了2018的今天,人们对星际旅行全没兴趣,关心的是流动通讯生物科技再生能源。不过,关于複製人这方面,却似是被电影不幸而言中。所指的不是以科技来複製,而是文化方面的複製。可不是吗?假如你曾经到过城中多个大型商场的话,定会发觉当中的店铺来来去去离不开那几间。这些无所不在的相同「选择」,使本来是血肉之驱的人,像被植入了同样的晶片那样,表现出複製的消费行为。

dcf-travel-img-33406

dcf-travel-img-33407

dcf-travel-img-33408

dcf-travel-img-33409

dcf-travel-img-33410


现今社会表面上强调个性,崇尚自我,但在连锁品牌面前,我们某程度上都变了複製人,不知不觉地做了品牌的奴隶。从硬件而论,朗豪 Form 是指朗豪坊商场独特的建筑设计,但若以软件而言,朗豪 Form,或可视作时下流行消费模式的一个典型。

dcf-travel-img-33411

 

摄光写影 -
www.facebook.com/pageposer

 

 

围观: 283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