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地球不是空喊口号(一)‧地球健康败坏‧天灾人祸不断‧生态农

时间:2020-07-23 作者:

 

爱地球不是空喊口号(一)‧地球健康败坏‧天灾人祸不断‧生态农在没有化学肥料与化学农药的时代,农夫几千年来都是用自己从大自然运行里学来的自然农法来耕种,所以一片田可以父传子、再传子、再传子,传了几千年,田还是可以长出东西。说白了,现今“流行”的自然农法(有机农耕)其实就是回归老祖宗们原始的耕种法,是一种不污染环境,不破坏生态的耕种方式;现代人则以吃出健康同时爱护地球为出发点。在80年代就投入有机农耕的何赞能家族,30余年来推动有机农耕不遗余力,今日,第2代接棒人何婉贞延续了父亲的梦想时,把父亲的有机耕农推向另一个层次——更加强调生态保护的“生态农耕”。何婉贞的父亲何赞能可说是大马有机农耕的开山鼻祖,从80年代起,何赞能就在彭亨州珍德拜(Janda Baik)开始了有机耕种,那个年代,“有机”这个名词根本未“发明”,他也不晓得何谓有机菜,只是单纯的想栽种无农药的蔬果,圆自己一个梦想。由于缺乏农药“保护”,长出来的蔬菜丑得很,有虫洞又瘦小,不受人青睐。“父亲曾经一度内心很大挣扎,到底要不要继续下去。幸好父亲没有放弃理想,继续生产其貌不扬的蔬果。却也因为蔬菜不含农药,都能顺利地出口到新加坡。”何婉贞在坐落于云顶山脚的万农生态农场(Vision Eco Farm)里,向我娓娓道来其农场的点点滴滴。不像现今通讯那幺方便,一个按键就可以找出有机农耕的相关资料,当年的何赞能是因为深信“善待大自然,大自然必然会给你更大的回报”,而坚持到现在,甚至以后。凭着这股信念,何家30余年来靠着对环境的热爱与观察,慢慢摸索出自己的一条生态农耕之路。这一路走来,有机农耕也越发普遍,不时有人向他们推介有机肥料,但何家硬是不採纳这些方便,反之致力于自製堆肥,保持土地循环再造的能力。到底有何原因让何家坚持开拓“生态农场”30年如一日?放鬆心绪感受农场气息採访这一天,我把双脚踩在这片土地上,放鬆心绪去感受农场里的一呼一吸。当我把眼睛闭上,耳边即传来不知名鸟儿的悦耳歌声,远处传来如交响乐般的虫鸣,鼻端也嗅到鲜花的香气以及蔬果散发出来既青涩又甘甜的滋味,凉风更是一阵一阵迎面吹来,让人心生喜乐。一路走,何婉贞即一路提醒我小心脚下,原来是要我小心勿发出的声响,以免误踩或干扰到还在睡梦中的生物,这一份细腻的心思,让我感动了好久。为达致与大自然生物共享一个空间的理念,这片有机农场提供了很多保留地带或“缓冲区”给看得见或看不见的生物繁衍下一代。好比地上的某一洼水是特地保留给青蛙有个地方好产卵,繁衍下一代。“有人会问,怎幺我们的农场比其他的有机农场看起来骯髒?这里有一摊水,那里又有一堆杂草的,我只有但笑不语。”何婉贞笑盈盈道。我蹲在菜圃里的一个小水洼前,看何婉贞用手指指着水洼,咦,有好几百只蝌蚪在里头。只见何婉贞一脸喜悦地说:“这里的每一草每一物,其实就是地球的缩影,我们不去伤害任何一种生物,即使它会威胁到农作物的生命。我们是以一物制一物的方式,让这些有害生物自行离开,我们即能安安乐乐地耕耘这片土地。”为进一步解画,何婉贞又举出一个个如何善待生物的真实例子。“记得好久好久以前,不知怎的蜗牛特别多,我们一家人吃过晚餐之后,即点了蜡烛跟随父母到农地里去捉蜗牛,还记得我们是用筷子把蜗牛一只一只给捉起来的呢!“后来的后来,在深入了解大自然后,才知道蜗牛之所以会大量涌现,极大可能是因为土壤缺乏钙质所致,我们只需把石头粉(用石头磨碎变成粉末)或海水稀释,倒入土壤里就行了,如此一来蜗牛的问题就解决了。”一只猫解决鼠患问题何婉贞意犹未尽,再举出一个例子。话说有一次,农场里来了不速之客——老鼠。老鼠群可以在一个晚上,把农场内的2000至4000根玉蜀黍啃光。为了捕鼠,何家动用了上百个鼠笼,隔天还得把一笼笼的老鼠捉去放生……“你想我们是不是很笨?这多费工夫啊!后来我们动一动脑筋,问题就解决了。”原来,他们找来了一只猫,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恼人的鼠患。我感性但也很理性地认为,“生态农场”之所以让人觉得它比一般的有机农场值得尊重,就是“生态农场”有着更浓的人情味及人文气息在里头。从上一代的何赞能,到这一代的何婉贞及其兄弟姐妹,大家都秉持父亲的耕作理念——与大自然共存来经营“生态农场”。这种善待众生的态度本来就应该植于每一个人的内心里;不论你今日是从事何种行业担任哪一个职位。人,本就应该这样,不是吗?穿有机棉衣为地球尽一分力除了极力推动生态农耕,何婉贞对守护地球更是身体力行,她穿着的T恤乍看下不觉得有甚幺特别,经她解释才知道,这是一件有机棉衣,70令吉一件。“一般的T恤都很便宜,甚至5令吉就可买到,到农地里劳作,何需穿这幺贵的衣服?有机棉衣售价70令吉,虽然贵,但穿在身上却感觉为地球尽了一分力。”她进一步解释,种植棉花是“破坏地球生态排行榜”上排第二的农作物。排第一的是咖啡。“栽种棉花是单一性农作物,在其生长期间为免遭虫害而导致血本无归,因此往往喷洒了过量农药。殊不知,如此一来却也把益虫一併给消灭掉,对地球造成极大破坏。”穿一件普通棉衣或有机棉衣,看起来似乎没两样,但其背后意义却有天大的差别。土地亦需“缓冲期”重组除了提供“缓冲区”给其他生物,“生态农场”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提供“缓冲期”给农作物的播种成长。“不少有机农场因为经济上的考量,为求在同一片土地上获得更多的收益,因此当农作物今日收割完毕之后,明天马上就会开始栽种另一种蔬菜,这都是迫不得已的情况。生态农场通常不会这幺急,会先让这片土地拥有足够的休息时间,再作出另一番贡献。”就何婉贞的生态农场来说,在农作物收割之后她会让土地先晒晒温暖的阳光,让土地感受太阳的热情与爱,然后翻土或进行覆盖,让地底下的微生物族群获得充份的休息,养精蓄锐为下一轮耕种重新出发。这一段“缓冲期”大约是两週,这段期间土壤将会自行重组,恢复土地应有的生命力。授招当精明有机蔬果消费人问1:哪一家的有机蔬菜比较好?答:没有说哪一家的有机蔬菜比较好,我倒建议消费者不妨多花时间作比较,自然就会有所发现。方法很简单,你可以选择同样的蔬菜如菜心,但到不同的有机店购买,或在同一家有机店购买不同生产地的菜心,然后以生吃或烫一烫热水后吃的方式,去感受哪一种菜心比较合你心意。我要强调的是,同一种蔬菜可以因地区的分布、土壤结构,季节或气候的不同,而出现不同的口感和味道,这就得靠大家的经验了。问2:有些有机店鱼目混珠,以普通的蔬菜当有机蔬菜来卖,我该怎幺办?答:我不否认有害群之马,所以,我们更应该明智地选择有机店。有时候有机农夫为了迎合市场的需求,例如消费者只挑外表美丽的蔬菜,所以不得不喷洒微量的农药。我始终认为,消费者不应该以蔬菜外表美丽不美丽,或者以价格来作为评价与选择的标準。这一来消费者可能买到是所谓的假货,或者让原本有心进行有机农耕的农夫,因为要迎合市场需求而放弃有机农耕的决心。问3:我还需要知道些甚幺?答:我一直强调消费人要知道他们吃进肚子里的有机蔬菜的来源地,同时,也应该去了解有关有机蔬菜栽种者投入有机农耕的原意。我相信大部份有机店都会乐意让顾客知道蔬菜的产地,儘量问多一点资料,保证错不了。你知道吗?甚幺是自然农法?自然农法就是用大自然的法则方式去耕种。1. 气候:人不要想去改变天气节令,而是顺着节令去耕作,甚幺时候适合种甚幺,甚幺地形适合种甚幺,跟着大自然的作息去做。2. 土壤:土本身就是活的,只要让土保持活着,她就有足够的营养来滋长植物。化学肥料与化学农药只会改变她的生化结构,减少她的微生物,使她瘠化、石化。3. 病虫害防治:大自然有她的生物链,所以世界才能这样生生不息,自然农法就是教人多了解这种自然生态,虫的生态,作物的生态,土壤的生态,甚至细菌的生态,皆以相生相剋的方式来减低病虫害。4. 田里被野草侵佔,是农耕一大问题。自然农法是用手或机器把草除掉,或者用地面覆盖的方式,或种间作物或者用绿肥作物来消除野草。自然农法最重要的是去做环境的保护和生态的维持,让土发挥她的活性。/副刊‧报导:高宝丽‧2010.04.19

 

围观: 611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