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

时间:2020-08-13 作者:

 

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 德国大选,选什幺?

▌德国大选,选的是什幺?

虽然从台湾到各大外媒,都将焦点放在梅克尔身上,但採联邦制议会的德国,选的当然不只有总理大位。

与美国跟法国的「总统大选」不同,德国虽然也有总统,但该角色多为仪式性质;真正掌握德国政制动脉的首脑,是联邦总理(der Bundeskanzler)以及位于柏林的联邦议会(Bundestag),而今年9月24日的「德国大选」,正是四年一度的联邦议会选举。


德国人将在投票日当天,透过议员与政党的重组与汰旧换新,选出未来四年的总理与政府。

但联邦总理非由直选产生,而是依据政党在议会内的席次多寡决定,并由最多数党推派的总理候选人上位。最多数党若成功于议会中获得过半席次,将成为「绝对多数」的执政党;但若未能过半,则须与其他党派协商筹组「联合政府」。

过去德国,只有在1957-1961年间,发生过一次由基民党(CDU)取胜的「绝对多数执政」,其余皆由二至三个党派共组政府。

因此,德国大选决定的不只是总理一职,更重要的是议会的组成——哪些政党能够进入议会、哪些政党能参与执政。

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 上排为基民党与社民党总理候选人:梅克尔、舒尔兹;下排左起为自民党第一候选人林德纳(Christian Lindner)、绿党第一候选人戈林-埃卡特(Katrin Göring-Eckardt)、左翼党第一候选人瓦根克内西特(Sahra Wagenknecht)、德国另类选择党第一候选人怀德(Alice Weidel)。

此外,也由于德国宪法并未限制总理任期次数,所以只要身体健康、觉得自己心愿未了、义务未尽、政治本钱还够,就算像是梅克尔已经当了12年的总理,还是能够继续角逐大位。

在选举日当天,德国选民会获得两张票,第一张投「人」(der Erststimme),第二张投「党」(die Zweitstimme):前者为区域议员,由选民直选,选区内最高票候选人「保送」联邦议会,;后者为政党票,进入议会门槛为5%得票率,席次量按得票比例分配。

5%得票率门槛,是二战后德国为预防威玛共和受极端小党颠覆的历史再现,而设计的过滤机制;过去主要阻挡的对象,是极右的新纳粹政党——德国国家党(NDP)——但在2013年的大选中,亦曾淘汰中右老牌的自由民主党(FDP)。

不过在今次大选的民调都已预测,因难民问题与疑欧思潮而崛起的排外政党——德国另类选择党(AfD)——将会首次突破5%门槛,挤进联邦议会之余,更有望直逼国会第三大党的地位!

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 德国另类选择党(AfD)不仅将会首次突破5%门槛,挤进联邦议会,更有望取得国会第三大党的位置。

▌梅克尔大势底定,接下来要看什幺?

联合政府!

今年2月德国公共电视台向选民提问,「如果你可以直选总理的话,你会投给谁?」,当时社民党的候选人舒尔兹(Martin Schulz),一度以50%的支持率打爆梅克尔(34%)。但在那之后,社民党的选情每况愈下,始终以15百分点落后基民党。在选举最后的当下,德国公共电视台(ARD)所作的民调显示,依然无人能挑战梅克尔:

基民党,37%

社民党,20%

自民党,9.5%

绿党,7.5%

左翼党,9%

德国另类选择党,12%

不太可能爆冷的选举情势,几乎笃定由梅克尔连任,德国媒体也在选前最后两个月,把焦点转向「联合政府」的组成。

过去德国出现过不同组合的联合政府,从两大党基民党与社民党组成的「大联合政府」(Grand coalition)、社民党与绿党的「红绿联合政府」、社民党配上绿党与自民党的「红绿灯」,到基民党配上绿党与自民党的「牙买加联合政府」(三党代表颜色加起来刚好是牙买加国旗的黑绿黄三色),每一款联合政府都有自己独特的称呼。

但不论称谓与颜色为何,联合政府的组成——哪些党、哪些政策、哪样的价值与政治元素——直接攸关德国未来四年的政治与政策轮廓,这也是德国选举的关键。

选前梅克尔已明确表态,「不考虑与极右的AfD或左派的左翼党合作」,可行路线于是剩下两种:基民党与社民的的「大联合政府」再续前缘;或由基民党、绿党与自民党的「牙买加联合政府」(黄绿黑执政)。

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 舒尔兹的社民党(SPD),还愿意与梅克尔的基民党再组「大联合政府」吗?

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 绿党在2013年的选举中,曾因协商失败拒绝加入梅克尔的联合政府,这次还有机会吗?

德国政治史上,曾有过三次大联合政府的经验。而政坛两大政党的携手合作,虽然为执政带来稳定性,亦符合偏好稳定的德国大众,但所付出的代价远比预期来的剧烈。两大党在长年的合作与妥协下,缺乏火花,彼此在政策与意识型态的差异却逐渐稀释,不仅选民难以辨识,在政策究责上,更让过去四年共同身为执政党的社民党,难以找到反击梅克尔的施力点。

此外,在梅克尔的光环与精明的政治操作下,社民党被蚕食鲸吞、面临政策被收割的困境。种种恩怨,不仅令社民党在此次大选中黯然失色,未来四年再与基民党合作的机会渺茫。

然而,根据《Politico EU》报导判断,儘管超越基民党的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,但倘若得票率能超过现在民调显示的23%,社民党或将重新说服自己的支持者,应当再次挑战执政大位。

在社民党意愿犹疑的情况下,「牙买加」组合也成为梅克尔当前的首选。只不过自民党与绿党的分属政治光谱的右左两侧,虽然绿党鬆口表示愿意「协商试试看」,但向右的攻击力道却不曾鬆懈。毕竟对绿党而言,推崇市场经济自由的自民党,不仅在经济政策上与其对立,在环保议题上,更是两极。

面对绿党的不断质疑,自民党党魁林德纳(Christian Lindner)对《柏林人报》表示:

已不再相信『牙买加』!

绿党与自民党彼此能否找到最大共识,成为梅克尔是否能推出联合政府的关键之一。

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 你以为这是VOGUE杂誌的封面吗?错!这是自民党(FDP)的竞选文宣。摩登的时尚风,除了保留代表自民党的黄色,这次还大胆加入粉红色,虽然创意十足,但少了FDP的logo,不留意很难让选民察觉。

▌梅克尔一定非得同时跟两个政党合作吗?

倒也未必。

基民党与自民党的「黑黄组合」在德国政坛非新鲜事,双方合作渊源可从二战结束后算起。在许多政策上(经济政策尤其)立场雷同的两党,其实是天生一对,但2013年选举中曾经溃败到连5%得票率的国会门槛,都无法过关的自民党,这次大选中能起死回生多少席次,一直是个未知数。

基民党与绿党的「黑绿组合」呢?根据德媒《今日新闻》(Tagesshau)的分析,虽然基民党的姊妹党——基社党(CSU)——在如农业政策等议题上对绿党颇有微词,且或将成为黑绿组合的组碍,但梅克尔本身弹性的立场,要与绿党合作并不困难。双方唯一的「恩怨」,在于2013年绿党在协商破裂后,拒绝了与基民党合组联合政府的机会。认为绿党当时是「错失良机」的基民党,是否能再次信任「曾经可能的合作伙伴」,则是考验两党解开心结的智慧。

但是,随着极右AfD支持度持续攀升,甚至被视为新一期国会的第三大党,基民党只选择自民党或绿党作单一联合政府的伙伴的机率,也越来越小。因为不论是自民党还是绿党,现阶段的民调显示都无法给予联合政府强而有力的支援。

面对AfD无限进击,唯有三个政党联手组成的联合政府,有机会围堵这只庞大的怪兽。

理论上,新议会必须在选后一个月内召开,因此就目前民调显示没有任何党派支持率过半的窘况下,梅克尔必须加紧脚步,寻找愿意与之合作的联合政府伙伴。

倘若联合政府筹组失败,德国将坠入另一场全新选战。

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 AfD在这次的选举中採取「挑衅」的策略,不断挑战德国传统政治的红线,而其宣传海报也屡发争议。这张印着「新德国人?我们自己製造!」 文案的海报,因用词不妥(德文使用machen一词为製造、製作),被批评影射女性是专门生小孩的机器;此外,「我们自己製造」更是赤裸裸的排外宣言。

▌小党为何都抢当老三?

选举倒数三天,德国公共电视台(ARD)民调显示,基民党仍以37%大幅领先、社民党以20%坐稳第二名;而无缘角逐总理之位的小党们,分别是AfD(12%)、自民党(9.5%)、左翼党(9%)、绿党(7.5%)

这四个小党,虽没机会挑战总理大位,但都仍有机会进入梅克尔的联合政府,且照惯例,新政府中的外长位置,通常由联合政府中的小伙伴(Juniorpartner)推派担任,进入联合政府的诱人之处,不言而喻。

而国会之中,「第三大党」的地位,代表着在基民党与社民党两两大政党之外,德国社会中正在兴起的另一种声音。特别在主流政治溃堤的年代,第三势力也更显关键。

「第三大党」对于德国的这四个小党而言,还有不同的意义:对绿党跟自民党来说,老三地位意味着更大的机会挤进联合政府,甚至能在内阁中争取担任更重要的角色;而对左翼党或极右的AfD来说,他们由于已在选前被梅克尔否决了合作的机会,因此「第三大党」理论上代表的是强大的在野势力,要时能拿下一定的选民背书,这两党未来在政策的协商上,也将具备更大的杯葛能量。

然而据欧洲媒体《Politico EU》的报导回顾,于2013年作为第三大党的左翼党,却因为基民党与社民党的「大联合政府」在国会中佔据至少80%的席次,而无法正常发挥。也因此,第三大党所赋予的反对党优势,能有多大效力,也取决于联合政府的组成及其拥有的席次量。

更多关于德国选举...点入,专题企划:《德国大选:从沸腾的压力锅到无聊泥沼》

Bundestag指南:德国大选的观战手册 左翼党虽是德国政坛具备实力的小党,但政治光谱上与基民党相违,不可能共组联合政府。左为该党第一候选人瓦根克内西特是,右为党魁卡提亚·基平(Katja Kipping)。

 

围观: 996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